阿里增持快递公司:只造血 收网

2020-09-04 14:50:14 文/礼品1000        65943 阅读

      9月1日,圆通发布公告显示,已经与阿里巴巴达成新一轮战略合作,双方共同推进快递物流、航空货运、国际网络及供应链、信息技术等的协同合作和优势互补,增强双方客户服务能力及全球化综合服务能力。作为战略合作的一部分,阿里及其一致行动人向圆通加大注资,在圆通的股份比例提升了12个百分点。

2008年,阿里的第一笔物流投资给了百世快递。此后12年间,圆通、中通、申通、韵达都把股权融资的橄榄枝伸向阿里。并且很多快递公司要求阿里一再增资,比如这次的圆通。

一个很自然的担忧是,阿里巴巴与五家快递的关系:集齐五颗龙珠,阿里是不是要收网?

实际上,这个担忧低估了阿里巴巴在物流上的决心,也低估桐庐系快递老板们的战略决策能力。中国的快递业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,是因为淘宝的壮大,快递业务量大部分都来自淘宝网购。如果阿里想收网,早就可以了,何须今日。对于这些依靠几万元资金起家,如今身价数百亿的通达系老板,精算是商场必修课,他们愿意用股权融资的方式与阿里开展合作,本身即是对阿里“不干涉经营”投出了信任票。何况阿里在每家的投资,几乎都是参股性质,并不谋求控制权。

其实也可以反过来想:快递公司老板们是怎么想的?他们为什么要接受阿里的投资?

业务量当然是很重要的考虑因素,但也不全是。快递公司之间的竞合关系、快递公司面向未来的战略布局,才是快递公司的真实考量。

业务量之争

圆通菜鸟联合打造的自动化分拨中心

2006年,圆通在桐庐系快递中第一个接入淘宝网,拉开了中国快递拥抱阿里的序幕。

此时,3岁的淘宝打败了eBay,牢牢占据中国电商70%的市场。但淘宝面临一个问题,快递价格太贵:快递费普遍在18-24元之间,比不少商品还贵。如果一个10块钱的商品,快递费要24元,中国电商绝不可能发展成今天的样子。

对于当时的快递公司来说,电子商务还是个看不到前景的新概念,何况双方的价格也谈不拢。以快递公司当时的规模,目前的价格已经是微利,再降价就意味着亏本。

中国消费者能享受到几块钱全国包邮的服务,说起来得感谢圆通。在桐庐系快递中,圆通是后起之秀,想要生存下来,全靠一个“狠”字。圆通率先降价,以12元的亏本价接入淘宝网。

圆通老板喻渭蛟有自己的一本账,他赌的是以价换量能够迎来业务量的大幅上涨,只要达到规模效应的临界点,就能实现盈亏平衡。

喻渭蛟的赌赢了。据说圆通最高峰时,曾占有淘宝网快递业务量的一半以上。眼瞅圆通业务蹭蹭蹭,先前责怪喻渭蛟低价揽件的其他“桐庐帮”老板也忙不迭地偷偷往杭州淘宝总部跑。

在桐庐系快递的协同下,“淘宝9块9全国包邮”成为早期中国电商最具备用户心智的名片。桐庐系的快递业务量随着淘宝GMV一起暴涨。

中国快递方向开始改写,走上持续至今的高增速之路。2009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只有18.5亿件,2019年这个数字是635.2亿件,远远超过美日欧的总和。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中国电商快递网络是因阿里而起,估计没有人会反对。

而由阿里做大的快递业务量,主要的获益者,就是桐庐系快递。来自阿里的业务量,对桐庐系快递的帮助有多大?圆通上市后,喻渭蛟做客《波士堂》栏目透露,淘宝带来的业务量在圆通整体占比70%左右。

从2019全年业绩来看,桐庐系快递的业务量增速和营业收入增速,都远超同行。四通一达2019年业务量462亿件,较去年增加134亿件,增幅41%,超过行业平均增速近16个百分点。在营收方面,四通一达营收总额接近1500亿元,平均增速超过行业增速25个百分点。

从“泥腿子”、“黑快递”到上市公司董事长,桐庐系老板在情感上对于马云也有着特殊的情结。圆通的喻渭蛟,在2007年就向马云提出,愿意免费送20%的股份给阿里。湖畔大学第二届学员、中通的赖梅松也对媒体笑言,“我想马云一定认为我是好学生,不然他不会接纳我的。”

寻找新增量:抓住未来的门票

2018年天猫双11产生超10亿包裹,为四通一达带来强劲业务增长

对于快递公司来说,除了眼前的竞争,也要着眼于布局面向未来的业务。而商流决定物流,必须搞清楚下一个商流在哪。

跨境电商早已从小众新兴业态变为准主流网购模式,新零售方兴未艾,直播电商和C2M又成为焦点。新兴商流的出现频率越来越快,快递公司一步赶不上,下一轮的红利可能就要踏空。

在阿里收购考拉以后,天猫国际+考拉的组合已经让阿里成为跨境电商领域的领跑者。根据研究机构的评估,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的用户达2亿人。这些跨境电商的商品,绝大部分会进入菜鸟的全国最大保税仓网络,从菜鸟保税仓发货。对于桐庐系快递而言,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新单量池。

主打用户个人寄件业务的菜鸟裹裹,是快递公司网点的“利润神器”。由于菜鸟裹裹是消费者个人寄件,单票价格远远高于电商卖家的寄件价格,跨省寄件的首重价格一般能达到12元甚至更多。

快递公司发现,个人寄件的业务量虽然不大,但是利润极高。这是因为,快递公司之间为了争夺卖家发货的业务量,不惜打价格战,以牺牲利润的策略来换取市场占有率,部分地区甚至2块钱全国包邮。在有限的单票收入下,快递总部能够靠规模效应确保收益,但很多业务量不足的快递网点生存艰难。但来自菜鸟裹裹的高毛利单量,可以极大地缓解快递网点的生存处境,帮助快递公司稳定网点。

按照菜鸟总裁万霖在2019年的规划,这部分业务量的盘子至少能达到3年500亿人民币。

在全球化布局方面,也是桐庐系重点着眼的领域。在桐庐系快递中率先拥有机队的圆通,已经抢先一步与菜鸟、中航合作,斥资120亿港元在香港投建eHub,并在全球18国开放加盟。中通也在规划将与海外航空公司组建合资公司布局全球化。申通也将推出欧洲30国的寄递专线。

但基于桐庐系快递目前在海外资源和业务开展有限,菜鸟在海外主要还是与本地物流企业合作。而对于桐庐系而言,海外业务最大的业务量,来自于阿里巴巴的全球速卖通(AliExpress),其官方物流服务的提供商同样是菜鸟。

“如果说没有资本合作,你能不能获得新业务试水的门票?”申通总经理陈向阳问。

圆通的喻渭蛟曾表示,尽管桐庐系系已经做到快递行业市场占有率80%以上,但在整个物流市场,对比国际快递巨头占比还很小,未来与阿里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共同做。

“傍大款”:迎接新一轮洗牌

圆通与菜鸟一起在香港投资建设数字枢纽,效果图

看似桐庐系已经占据80%的市场份额,但加盟制快递的市场竞合,远远没有到终局。

与拼多多关系匪浅的极兔快递、京东的众邮快递、顺丰的丰网快递,都已入局。从桐庐系的最新财报来看,单票收入普遍较去年同期下降,说明新入局者以价格战抢占市场,桐庐系仍在被迫迎战。

在充分竞争的电商快递市场,竞争逻辑仍然是,谁能用最低的价格提供最稳定的服务,谁就能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,形成更大的规模效应,从而压缩竞争对手的规模。在业务规模和成本控制这两个关键环节掉队的人,将逐渐被自然淘汰。

申通的陈德军用三个比喻来谈桐庐系的解法:“傍大款”,指和阿里这样的巨头合作;“穿小鞋”,指通过资源整合实现更好发展;“戴绿帽”,指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回忆2018年接受阿里投资时,中通的赖梅松说:“阿里和中通是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,过去双方互相了解,具有信任基础。投资的目的是探索新物流的发展,共同推进行业数字化升级。阿里有技术、数字化优势,我们快递公司有场景。”

随着合作深入,会不会真如外界一些猜测所言,“阿里菜鸟是大脑,快递公司沦为阿里四肢”?

“我的观点是自己要先生存下来,再考虑未来。”申通总经理陈向阳说,“以申通举例,我技术落后,肯定要找家技术强大的公司帮助。至于未来影响独立性的问题,菜鸟也没有不让我们独立。”

“阿里对快递公司的投资思路是,各家都参股一点,并不谋求控制权,而是为了更好地协同。”一位快递界人士表示,这种协同是双向的,既有阿里参股通达系,也有通达系反向参股阿里。

在物流总体层面:2013年,菜鸟网络成立,四通一达就是创始股东;在快递末端层面:2018年,圆通、申通、中通入股菜鸟驿站的运营主体“浙江驿栈”;在全球物流层面:2018年,圆通与菜鸟、中国航空联手投资120亿,在香港建设eWTP的ehub;在乡村物流层面:今年,中通、韵达入股溪鸟乡村物流的“溪鸟技术系统”运营主体溪鸟物流,与菜鸟联手探索乡村物流共同配送

09:00-23:00
QQ交谈
账户登录
个人中心
回到顶部